首页 / 高铁物流快递 / 关于“时政,邮政快递,民生,最后一公里”的内容

马上评|取消快递二次收费,还要打通“最后一公里”
作者:武汉夜 发布:2020-06-07 阅读:730 原文链接 « »
四川省消委会调查发现,四川绝大多部分乡镇均存在取件二次收费现象,涉及申通、中通、圆通、顺丰、京东、邮政EMS等。8月13日,四川省消委会联合四川市场监管局、邮政管理局,对4家快递公司进行约谈。要求停止取件二次收费,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。 四川相关部门对快递二次收费乱象的治理,可谓深得民心。最近几年来,乡镇快递二次收费不仅泛滥,而且极其随意。有的以“保管费”名义,有的用“取件费”为借口,收费的标准低则一两元,高则四五元。加重了消费者负担,让收入本来就不高的乡镇民众叫苦不迭。从网友的反应看,这种现象不仅在四川,也不仅限于乡镇,而是更为普遍的存在,在一些高校、小区都有。 二次收费毫无任何法律依据。恰恰相反,国家邮政局此前一再发文,禁止强行向收件人加收快件投递费、保管费,并要求快递企业自查自纠。然而,一些快递企业置若罔闻,依然我行我素。对此,监管部门当积极介入,为消费者撑腰。 在治理快递二次收费的同时,也不能忽视这一收费乱象的成因。 从四川的情况看,这么多知名快递企业都有二次收费,甚至邮政EMS也涉入其中,可以说,二次收费几乎成为了行业潜规则。此一现象,不能只用商家的逐利思维来解释,它同时折射了农村快递业的发展困境。相比人口密集的城市,人口稀疏、居住分散的农村地区,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配送难度和成本,要远高于城市。如果采取城乡一致的快递收费标准,商家可能就要做亏本的买卖。某种程度上说,二次收费在乡村高发,与此有关。二次收费的治理当然并不难,但要警惕治理的后遗症。要么,“堤内损失,堤外补”,快递企业通过涨价,避免乡镇快递的亏本运营。要么,某些农村地区干脆被快递企业放弃,不再被纳入配送范围。两个结果,无论哪一个,都会给民众利益带来损害。 更严格规范的治理当然很有必要。但在乡村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成本高居不下的情况下,一些治理举措只能是治标。如何共策共力,想方设法降低“最后一公里”快递物流的成本,恐怕是更关键的问题。这也是“建立乡镇快递,持续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”的应有之义。 责任编辑:甘琼芳 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